钢铁原燃料间接博弈加剧 铁矿石价格大幅波动

发布日期:2021-09-06 21:04   来源:未知   阅读:

  www.bl8c3.com.cn!今年以来,钢铁产量如何压减以及铁矿石价格居高不下一直是行业和市场最为关心的问题。6月底,粗钢压减政策逐步推进,多省市明确提出今年粗钢产量不超过去年,严控今年全省的产量,随后各地陆续开展2021年钢铁去产能“回头看”检查工作,部分钢厂已经开始安排减产计划,但鉴于要完成全年粗钢产量平控目标,任务艰巨,市场也存在一定分歧。从钢铁行业产业链看,利润集中于原料端,尤其是铁矿石,我国铁矿石大量依赖进口,铁矿石的极端暴利侵蚀我国钢铁行业的发展成果。

  7月以来钢铁原燃料间接博弈加剧,焦煤和铁矿石价格大幅波动。62%澳洲PB粉远期铁矿石价格在由7月7日的222.2美金/干吨降至8月9日163.45美金/干吨,降幅26.4%。现货青岛港61.5%澳洲PB粉价格由1525元/湿吨降至1190元/湿吨,降幅22%。8月9日低硫主焦煤价格指数较7月7日上涨500元/吨,涨幅23.1%。虽然铁矿石价格的下跌一方面归功于限产导致铁矿石需求下降;另一方面,我们也很惊奇的发现,焦煤价格上涨的幅度与铁矿石下跌的幅度高度一致,其存在何种内在关联并对钢铁市场有何长期影响,下文我们将详细分析。

  近一个月焦煤库存快速下降。截止8月6日,Mysteel样本焦煤总库存为2017万吨,较7月初下降166万吨,库存下降较快,当前库存已低于近几年同期水平,焦煤供应紧张问题充分发酵。

  下半年焦煤进口量将下降500万吨左右。2020年10月开始,我国禁止澳洲煤炭通关,12月我国澳洲煤进口降至零。2020年澳洲焦煤进口量3537万吨,占焦煤总进口量的48.7%,禁止澳煤通关后,焦煤进口补充主要集中于蒙古、俄罗斯、加拿大及美国,但增量有限,依然存在缺口。根据2019年炼焦煤主要进口国炼焦煤出口以及我国近几年进口情况对比得出,美国出口至我国的增量空间较大,预计2021年出口至我国700万吨;蒙古炼焦煤绝大多数出口至我国,近几年蒙古产量规划增加,出口规模有增加预期,但因疫情影响,出口难超过2019年,2021年预计在2600万吨;俄罗斯离我国很近,运输主要以铁路和水路,在欧洲煤炭消费下降趋势下,俄罗斯出口至欧洲减少,2021年预计出口至我国900万吨;印尼和加拿大,从历史出口至我国的数据看,印尼最高近300万吨,加拿大超过1000万吨,结合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进口数据看,预计2021年进口分别为170万吨和800万吨。综合看,估算以上国家全年出口至我国的增量在1450万吨左右。2021年上半年我国炼焦煤进口同比减少1584万吨,预计下半年炼焦煤进口量将减少500万吨左右。

  下半年我国焦精煤产量将下降220万吨。7月以来,国内电煤供应紧缺,电厂日耗创夏季历史同期高位,对动力煤需求持续增加,由于进口动力煤减少,导致国内供应压力增加,在保供稳价政策指导下,煤企电煤保供有序进行。而焦煤煤矿因安全生产以及疫情、暴雨等天气影响,生产增量有限。随着电煤供给紧张缓解,焦煤供应将有所增加,不过安全生产以及限产影响焦炭产出偏低背景下,焦煤矿生产较难呈现增长。

  2021年主焦煤供应缺口在800万吨。在粗钢压减政策影响下,假设我国焦炭产量同比持平情况下,预估2021国产焦精煤产量同比增加2230万吨,进口煤大幅下降2080万吨。整体供给增加150万吨左右,增幅0.2%,由于国内主焦煤供给短缺,依赖进口焦煤补充,但进口大幅下滑,因此,整体测算主焦煤(主焦煤+肥煤)缺口在800万吨。

  如果按照全年焦炭产量同比基本持平结合今年以来焦煤库存变动情况,全年焦煤供应缺口已经体现了接近一半,这意味着8-12月主焦煤还有近400万吨供应缺口,这对焦炭生产将造成较大影响。

  下半年焦炭产量将有所下降。焦企利润呈现“过山车”走势。目前焦化利润不高,个别地区逐步转向亏损,生产积极性减弱,说明焦煤对焦化企业的挤压力度大。此外,由于焦煤持续短缺,疫情影响运输,导致钢厂焦煤补库较差,焦企、钢厂焦煤库存持续向下突破低位,后期焦煤供应短缺加剧情况下,将进一步影响焦企生产。加之环保“回头看”山西等地环保限产加严,下半年焦炭产量同比大幅下跌,降幅或超上半年增量。

  下半年焦炭出口或减少,新上产能或不及预期。1-6月我国焦炭出口341.9万吨,同比增长94.5%,较2019年同期下降11.1%。今年虽然有部分新上产能投产推迟,但投产产能对焦煤需求有所增加,加剧了焦煤供应短缺。后续,随着焦炭供给收缩,呈现供小于求局面,焦炭出口量将减少。而新上产能因限产以及“双控”政策影响,投产延期概率大,将进一步加剧焦炭减量。

  综合来看,考虑当前焦煤供应紧缺程度、焦炭出口将减少以及库存调节等方面,预计全年焦炭产量同比将呈现下降趋势,减量在300-500万吨。

  “七一”影响虽逐渐减弱,但粗钢压减政策出台后,部分钢厂陆续公布限产检修计划,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喊话要求纠正运动式“减碳”,先立后破,市场对限产预期有短暂变动,但随着压减政策落地,限产预期加强,钢厂严格按照限产目标执行,生产将保持低位,后续铁矿石需求将明显缩减。下半年高炉产能净新增1300万吨左右,但后续双焦资源减少,将约束高炉生产,生铁产量出现下降。按照主焦煤入炉配比0.3测算,将减少焦炭1000万吨,铁水产量将减少2222万吨,日均铁水将减少14.5万吨/日,铁矿石消费将减少3500万吨左右。

  资源约束大大加强了后期生铁产量下降的确定性,进而导致铁矿石消费明显下降,市场形成一致性预期,这是导致铁矿石价格大幅下跌的重要因素,产业利润重新分配。

  三季度是发运量的最高峰,也是我国进口量高峰期,6月下旬以来,全球铁矿石发运量明显提升,澳洲发货量增幅不大,主要集中于巴西和非主流矿。后续随着新增产能的释放,全球发运将增加。7月我国26港到港量较6月提升5.7%。根据历年数据、非主流矿发运积极性以及疫情影响来看,预计下半年我国铁矿石进口同比下降约500万吨,环比上半年大幅增加。国产矿产能利用率明显提升,同比增长500万吨左右。整体来看,预计下半年我国铁矿供给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而需求大幅减少,铁矿石供需矛盾突出,库存将逐渐累积,价格承压下行。

  为了完成全年粗钢产量平控目标,就必须同时对需求侧进行调节,方能使得供需大体平衡。实际上从5月份提出保供稳价时,需求侧已经在开始调节,上半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量大幅下降,对房地产实施空前调控,房地产新开工面积连续三个月同比负增长。根据相关数据测算,6月全国粗钢消费为8949万吨,同比下降2.9%,这是去年4月份以来首次负增长。由于前期可能需求侧调节力度较大,经济可能存在失速的风险,7月份央行实施全面降准,释放流动性,从钢铁视角来看,需求同比最差的时候应该已经过去,下半年粗钢表观消费增速不会比6月份更低至少不会低很多。那么全年粗钢供应将产生2000-3000万吨缺口,其中只有少部分已经体现,下半年钢铁行业“保供稳价”压力仍然较大。

  按照正常情况,下半年限产将逐步推进,限产工作更加注意节奏,以保证市场总体平稳,但煤焦资源约束限制了政策调控的空间,简单说,如果焦煤一直保持紧缺,粗钢产量平控目标可能就自动完成了。但这对市场而言是个较大的风险,供应的缺口只能靠出口回流和库存来进行调节,建议出口政策还应适时调整以保证内需。(宋小文 肖微)东京奥运会主新闻中心附近海面发现“保安”死